澳门上葡京赌场,澳门上葡京

图片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- 互动交流 - 在线访谈
刘鹏局长接收访谈:2016,中国体育要办哪些大事?
发布日期:2016-03-17 15:39  信息来源: 浏览次数:

  第一部分:冰雪人才培养
  解读:中国在1980年派出了28名的运动员,参加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举办的第13届冬奥会,这也是中国重返冬奥家庭的开元。35年来,中国冰雪运动员通过不懈的努力,共获得了12枚冬奥会的金牌,但是这个成绩与中国在夏季奥运会所取得的201枚的金牌相比,反差巨大。
  冬夏体育项目的均衡发展,一直都是衡量一个国家体育整体水平的标尺。而作为体育强国的美国、俄罗斯,以及欧洲一些国家,它们不但在夏季奥运会上有骄人的表现,冬奥会的成绩也是可圈可点。而同处于亚洲的日本和韩国,在冬奥会上基本可以稳进前十名,也与其在夏季奥运会上的排名相符。
  未来中国的冰雪运动员如何培养?中国的冰雪运动又将如何推广和普及?围绕着这些问题,本周继续问答中国体育总局局长刘鹏。
  吴小莉:现在我们在冰雪上面,在国际的水平之中,我们的运动员是站在哪个位置?
  刘鹏:我们应该属于第二集团,为什么属于第二集团呢?比方说吧,我们参加历届冬奥会,成绩最好的一届是温哥华那一届,那次我们得了五块金牌,若干银牌,若干铜牌。
  那么在几年之后,我们又参加了索契冬奥会,那么金牌稍微少一点吧。稍微少一点,也有三块儿金牌,三块儿金牌,若干银牌,若干铜牌。那么这个成绩呢,是排在世界第十一位。所以我说,我们的这个成绩,在世界上属于第二集团。那跟我们夏季奥运会不一样了。夏季奥运会,我们可以很骄傲的说,我们是属于第一集团。
  吴小莉:我们中国人,对于这个办奥运,在家门口办,对于金牌或者是奖牌的希望,还是有的。我们怎么样在这6年多的时间当中,可以去把这个短板能够尽可能的补足?
  刘鹏:我们筹办冬奥会的过程,首先是普及群众性冰雪运动,让更多的老百姓从中得到实惠。但是我们是东道主,我们的运动员也得有相当的表现。所以,怎么备战参赛2022年冬奥会,我们已经着手,已经组织了专门力量,在制订我们的规划,相信会有进步。我对这一条是抱有很多期盼,也抱有很多信心。
  吴小莉:作为一个冰雪大国,但相较于我们的冰雪运动和冰雪运动员的比例,在国际说来说,我们的比例和位置在哪里?
  刘鹏:我们比例不高。像欧洲有一些人口并不多的国家,只有几百万人,不到一千万人的国家。它们参与冰雪运动的人口比例,几乎要达到100%。也就是说,除了不能走路的小孩儿,和不能行走的老人之外,老少闲宜呀,男女都参加。它们那儿的冰雪运动,是非常普及的。从这个角度说,那么我们的普及程度,是相当得不够的。
  在冬季项目的102个小项当中,我们开展的也就70来个项目,还有30来个项目就没开展。没有开展的原因,确实找不到人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举办冬奥会,将会大大的提升这个比例,大大的推动人们去投入冰雪的怀抱。
  解读:中国记者在一些冰雪强国报道冬季项目比赛的时候,感触最深的往往是当地人对于冰雪运动的热爱,在雪场上随处可见与父母一起滑雪、玩耍的儿童。
  这些孩子们在日积月累的“玩”当中,就有一些成为了专业的运动员。而中国的选手往往是半路出家,苦练成才。这“玩”与“练”背后的差别和差距,耐人寻味。
  刘鹏:我们有些运动员也是玩出来的呀。当然我们的毛病在哪里呢?这玩儿的地方比较小,主要是在东北,特别是在黑龙江和吉林这两个省。在这两个省呢冰雪运动是比较普及的。冬天我也多次去过这个地方考察,冰上运动、雪上运动,参与的人相当多。因此很多人都是在玩儿当中被教练或者老师——
  吴小莉:发现了。
  刘鹏:发现有天赋,他玩儿的怎么比别人好,然后和家长沟通、商量,这样参与训练。往往是这样,所以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缺项。
  什么缺项呢?我们参加了那么多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了,从1980年参加到现在,也是几十年了。但是我们参赛的运动员,基本上可以说全部,都是黑龙江、吉林两个省的。如果说是,他如果没有玩,只是找出来训练,那么南方其他省份也做的到,但是就产生不了。
  为什么就产生不了?普及和提高,相辅相成。就专业性和群众性,是相互促进的。如果没有相当的普及,你要去提高,要去把某人一定要训练出来,那往往会拔苗助长的。
  吴小莉:就像您说的,我们的冰雪运动员大部分是黑龙江和吉林两个省。但是我们也知道,所有的运动员,他在看到这个苗子好,开始要训练的时候,其实也遇到了一个问题,就是教育和训练的矛盾。
  刘鹏:确实存在这个问题。因为运动员各国都一样,青年运动员,他既要学习文化知识,但是他跟别的青少年不一样,他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进行体育训练,这个是一种矛盾。那么,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?我们作为体育总局这个系统,我们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工作,就是各级各类体育学校的改革。
  改革什么呢?要说简单也简单,四个字,体教结合。体育和教育结合。就是要让家长和孩子都觉得,进了这个学校,今后出路是广阔的。怎么办?就让教育部门负责体育学校的文化教育,包括教师的选派、教师的培训、教师的晋级、教师的调配等等,由教育部门负责的。
  体育部门负责什么呢?负责这个孩子的专业训练,以及学校的日常管理。按照这样一个体制走下去,到了一定的时候,一般来说,是到了高中二年级,或者高中一年级,要实行分流。
  大家都说体育运动学院就是中等专业学校,这个话又对,又不对。为什么又对呢?它确实跟普通中学不一样。说它是个中等专业学校,也可以。为什么又不对呢?因为它跟别的中等专业学校不一样。比方说,一个学习机械修理的,一个中专学校,它的学生毕业之后,基本上都可以从事,这个机械制造方面的工作,他有这个技能。但这个体育运动学校不一样,体育运动学校要出好人才,这个是需要天才的。没有那个天赋,那每天训练二十五小时,那也不行。按照我们现在统计,进入体校的学生,大概10%左右能够成为成绩比较好的运动员。
  吴小莉:专业运动员。
  刘鹏:专业运动员。那么还有90%怎么办?如果没有出路,体校肯定就会招生困难,就会萎缩。
  吴小莉:是。
  刘鹏:那怎么办?分流。到了高中一年级,或者高中二年级。那么,确实表现出体育天赋的孩子,继续实行教育和体育相结合的这种培养方式。
  吴小莉:走职业的路。
  刘鹏:走职业的路。另外大部分人,就走普通中学生的路。这个方面,已经有很多好的经验了。比方就举个例子吧,江苏省南通市,,它培养出来的运动员,每届奥运会都有奖牌。一个地级市,还有若干金牌,很不容易。它就采用了刚才我说的这种模式。我去过,专门去实地考察学习了,他们那儿是生源不愁。?
  第二部分:冰雪运动普及,北冰南展西扩
  解说:冰雪运动员之于中国,总是难以逾越山海关的屏障。“东三省大战世界各国”,也每每成为冬奥会的戏谑说法。竞技层面的地域局限,实际上是大众冰雪运动开展不均衡的写照
  中国体育要实现跨越式的前行,便注定要补齐“夏强冬弱”的短板。而冰雪运动的普及和拓展,不只在于夯实项目发展的群众基础,更是关乎于百姓健身方式的养成以及国民体质的提升。
  对于高速发展的中国而言,开展冰雪运动,目前看来既具备了经济的实力,也并不缺乏大众的需求。而如何借助2022年的冬奥会这一个契机,拉动冰雪产业,将是中国从体育大国迈向体育强国的关键一步。
  吴小莉:您也提到了,为了普及冰雪的运动,其实在80年代,上世纪80年代,我们就展开了“北冰南展”的运动。
  吴小莉:现在加上“西扩”,是不是“西扩”的效果,会比“南展”要高?
  刘鹏:这个好像还不能这么说。
  吴小莉:不一定。
  刘鹏:不一定。为什么不一定呢?冰的扩展,容易一些。因为冰呢,都可以在室内进行。雪的扩展呢,难度大一些。因为雪呢,它得露天。但是就算这样,咱们南方若干省份,已经开展高山滑雪了。
  你像这个南方的张家界,那可是南方了,那冬天有滑雪场。像峨嵋山,冬天有滑雪场,海拔高啊。像这样的高山滑雪场,在南方已经不少了。那么有一些地方的城市里面,它觉得这个孩子们都喜欢滑雪怎么办?室内的滑雪馆。上海、绍兴这些南方城市,都建有室内的滑雪馆。那北京也有一个。
  吴小莉:但是分两类啊,这样的室内滑雪馆,是以普及运动为主。那么对于专业运动员,或者职业运动员来说,容易在南方产生吗?
  刘鹏:这样我们发展体育,首先我们考虑就是普及。因为体育本质是什么呢?
  吴小莉:强身健体。
  刘鹏:强身健体,这就是发展体育运动,增强人民体质。冬季运动也一样,首先是考虑普及。
  吴小莉:但是如果我们以培养运动员来说,真的比如说好的苗子,比如说东北,或者说南方,或者是我们“西扩”,或者“南展”的话,你觉得哪边可能会成为比较多的,输送我们职业的冰雪运动员的地方?
  刘鹏:如果做的好,都可以。比方说吧,北京市现在已经采取措施了。北京市已经决定了,要建立一个专门的冰雪运动的一个机构,开展几个项目的专业运动员的培训。哪几个项目呢?包括短道速滑、速度滑冰、花样滑冰、冰壶这几个项目,来进行专业性的培训。河北也正在考虑。
  深圳那个滑冰学校,还曾经把我们的世界冠军杨扬都请去过,请去过进行滑冰学校的辅导。他们也希望,能够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。我想经过努力的话,是能够做到的。因为总不能说,南方的孩子在冰雪运动上就没有天赋,不能这么说,只不过他们那个地方,开展冰雪运动的条件不够。
  吴小莉:需要创造条件。
  刘鹏:创造条件,会有人才涌现出来的。由于北方它开展时间比较长,特别是东北地区,它的人才会出多一点,这个毫无疑问。但是我相信,2022年,中国参加冬奥会的代表团,一定不会只是黑龙江和吉林两个省。
  解说:在几年前,对普通百姓来说,冰雪运动就是“高富帅”们的专项运动。但是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不断地提高,客观上越来越需要冰雪运动变身为平民运动,走入寻常百姓家。
  吴小莉:不过您也提到,冰雪运动为什么在中国,当时没有这么普及。除了场地的限制之外,其实还有很大部分是因为冰雪运动的设备,培训的费用,其实是相对比较高的。比如说,可能有人计算过,一年一个孩子要做系统培训,加上设备什么的,可能要15万。这不是一般的家庭,可以负担的起的。那么未来,我们要加大去做这样子的推广,会有什么样子的辅导措施?或者什么样的措施,去改变这样的情况?
  刘鹏:冰雪运动发达的国家,往往也是经济发达国家。这也是一个规律,就是说,随着经济发展,、社会进步,人们的生活方式也会发展进步。参与冰雪运动,这就是一个发展,一个进步。那么当然它就需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。参与冰雪运动,你不管怎么说吧,总比参加个马拉松要多投入一些吧。
  那么中国经济发展这个程度了,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到一个程度了,这个条件已经具备了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就没有办法解释,为什么20年前中国的滑雪场还不到十个,现在就五百多个了,而且五百多个滑雪场绝大部分都是社会力量投资的,不是国家投资的。它既然能够社会力量投资,那就说明,投资是有回报的。也说明有越来越的人愿意从事冰雪运动,而且有能力从事冰雪运动。我认为这个问题,随着我们国家进一步发展,所遇到的一些矛盾,就是说设施不足啊,经费不足啊,也会越来越缓解。
  第三部分:体育产业,个人
  解说:2014年的10月20日,中国国务院发布了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。这份《意见》也被称为是46号文件,印发一周年以来,体育行业开始在聚光灯下频频现身。
  在上游,大公司们开始快速地布局,从赛事版权、投资方向等进入;在中游,一些传统的体育公司开始求变,进行自我改革,分享利益与机会;而在下游,随着消费的升级,人们对于体育的投入开始增多,使得一些体育的周边产品与消费有了更多的可能。
  吴小莉:有人这样分析,在下一拨的这个经济的浪潮当中,除了互联网之外,体育产业,也会是一个风口。有可能在未来的中国,出现体育产业里面的企业巨头。你怎么看?
  刘鹏:这是必然会出现的,为什么必然会出现呢?现在第一经济体是美国,美国的排名前十位的产业当中,就有体育产业。而且体育产业排在靠前,是前五位为体育产业。那么中国,随着经济进一步发展,我们的人均经济量也提高。那之后,体育产业,它作为一个满足市场需要的产业,肯定会发展。因为人们对健康越来越重视,而且一定会出现刚才你说的产业巨头。
  吴小莉:我上次采访您的时候,您说您酷爱运动。我也确实知道,您自己还爬了玉山。您说您夏天游泳,冬天就是滑雪。现在冬季奥运会申办成功了,2022年就要这里举办了。您自己会怎么样更加的去关注,这个滑雪的项目。
  刘鹏:关于体育部门啊,我们筹办冬季奥运会,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职能,就是为场馆的运行,提供技术标准和技术支撑。那么这件事儿,是需要很专业的人员和很专业知识的。我本人呢,我负有组织的责任,负有规划的责任,但是我毕竟不是专家。所以提供技术支撑,提供技术支持,我会组织很多专家,来从事这项工作。
  吴小莉:其实我们第二次来采访您,大概将近十年吧,这十年其实是中国体育事业发展,非常飞速的一段时间。当然以前也发展很快,但这十年,其实是遇到了很多的事情。您也经历过了很多。您自己心中,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
  刘鹏:我自己在工作当中,体会到了什么才是健康。因为,过去一说健康健康,那就是不要生病,少生病,生了病,一定要去治病,这样呢保持健康。以前也讲体育锻炼,但是没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到,体育锻炼在健康当中是占有重要地位。现在我个人认为,这是第一地位。所以我从事这个工作,就要大力推动全民健身,大力推动我们各个体育项目的,更广泛的普及。
  使更多的人认识到,参加体育健身,是提升生活质量,是使自己健康,也是使自己的事业,能够发展,也使国家能够发展,非常非常重要,不可或缺的因素。
  吴小莉:作为掌门人您在体育总局了十年,从一个您说,自己说不是业务出身的体育人,到现在真的是对体育非常的熟稔。您对于中国的体育事业,未来最大的期望是什么?
  刘鹏:未来最大的期望啊,如果要归纳到一点去,我觉得就是,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,要向发达国家看齐。
  吴小莉:那是多少?
  刘鹏:应该是40%以上。
  吴小莉:我们现在呢?
  刘鹏:我们现在刚刚来的最新数据,33.9%,十年前的调查数据是28.2%。那么现在是,达到了33.9%,已经有很大的提高了。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,指的是什么呢?每周参加三次以上的体育活动。每一次的时间,要在半小时以上。强度要在中等以上,效果要达到出汗的水平。这是全世界通用标准。发达国家都是在40%以上。我们希望经过一些年的努力,能够得到40%以上。如果这样的话,我想我们全国人民会健康、会愉快,而且预期寿命,还会增加。
  吴小莉:谢谢局长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  刘鹏:谢谢,再次谢谢凤凰卫视对体育事业这么热忱的关怀;对我们的冬奥会这么热忱的关心。谢谢,谢谢大家!
  吴小莉:谢谢您,我们又有机会再来看一场盛会。